为布凤歌

 找回密码
 入住凤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 鱻生与野鹤啦啦啦说:所有人
  • 鱻生与野鹤所有人说:啦啦啦
  • 轻步玉阶飞道友们说:开开心心每一天
  • feiyingqq分享的大佬们说:后半夜了……还没等到金光……
  • 夕雨流雲大家说:端午佳節快樂
  • 素大饼道友们说:今天端午节,祝大家端午快乐
  • 神朋(江峰)所有人说:道友们端午安康
  • warlord666道友说:大家好
  • Menelmacar所有人说:祝大家的本命都平平安安~
  • 素痕無跡大家说:目標尚未達成,還要更加努力。
  • 夕雨流雲大家说:平安,健康、順心~~
  • feiyingqq大家说:今晚金光更新吗?还是要等到明天网络版……
  • 疏楼spa儿媳说:好好刷锅
  • 浮生若梦道友们说:这个周末,大家好啊\(^o^)/~周末愉快
  • 殷悦封神所有人说:大家好
  • bailu大家说:晚安
  • 百世经纶一纸书公子无心说:早点回来
  • feiyingqq今晚又等不到金光了吗?说:大家
  • 桃子求档专区 [公告] 2020/05/25 拟定部分 [变更] 求档者多看,以免误伤说:全部人
  • zuoerdong道友们说:晚安
查看: 574|回复: 1
收起左侧

[霹雳] 【清水/主朱箫】棠梨煎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7-14 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纷纷乱世最终以异度王朝和圣莲王朝并立相安的局面结束,圣莲王朝坐拥中原江山,风景秀丽,气候宜人。异度王朝则偏居西域,虽远不如中原沃土宜居,但也是遍地奇珍异宝,仙树繁花,加上传说建立异度王朝和在其中居住的魔、鬼、狼三族之人乃是堕天神明,族人多半天赋异能,虽坏境恶劣,倒也过得有声有色。

今日恰逢异度王朝新君登基,由于昔日魔神被中原正道设计封印,异度王朝险些面临分崩离析的局面,好在当时魔族女后九祸挺身而出,一系列铁腕手段将朝中事务处理地井井有条,这才避免了天下的又一番动荡。

但再聪明厉害,她毕竟是一介女流,族中长老的意思还是希望由魔神亲子鬼族之王银鍠朱武继位。可眼见登基吉时将到,银鍠朱武却是遍寻不得。之前诏书已下,朱皇将于登基之日迎娶魔界女后,共理天下,这要是找不到朱皇,误了吉时倒没什么,出尔反尔背弃婚约,还不知魔族要怎么跟鬼族闹腾呢!

“任沉浮,还是没有找到朱武么?”九祸一袭红衣,神色冷厉,身边道家打扮的男子都不由小退了一步,生怕这位素来在战场上雷厉风行的女后下一秒用自己泄愤。

“朱皇的吉服都在寝殿内,原封不动。”任沉浮心里把银鍠朱武狠狠训了一顿,面上依旧云淡风轻,“大约是…离家出走了。”

九祸眉间微蹙,神色一凛:“去告诉伏婴师,不论用什么手段,把他给本座逮回来。”言罢甩袖离开,边走边冷冷道,“你不义,我自不仁,祭礼照旧,去请鬼族二公子。”

“属下遵命。”任沉浮被吓得愣了半天神,随后忙不迭捧了吉服去找朱武的亲弟弟求助去了。

说起九祸,异度王朝从上到下没有不服她的,论文论武都是难得的奇才,心思缜密,手段狠辣,远比那个不靠谱的、整日不是四处闯祸,就是偷偷溜出鬼族领地到中原地界游赏玩乐的银鍠朱武好了太多。可无奈银鍠朱武除却他是魔神亲子—异度魔界的第一战神这个身份外,还有他特殊的“圣魔元胎”体质,不仅重伤濒死之时能自我痊愈,还是唤醒魔神重生的关键所在。所以九祸也乐意倾王朝之力让朱武肆无忌惮地玩乐打闹瞎折腾。

可随着时光的流逝,九祸发现这个当初意气风发,曾骑着黑色骏马一骑绝尘追上自己的马,长枪堪堪拦下自己,表明心迹大胆追求的朱武变了,变得不再那样好战嗜血,甚至开始多情苦闷起来,更朝自己说出想抛弃即将得到的王朝君主之位带着自己离开乱世,寻一处桃源之地平安度日。

若不是当初怀了他的孩子,九祸是断然不会再继续这段感情的,可孩子的出生也并未改变朱武这种荒唐的想法。九祸旋即觉得迟早有一日自己会失去眼前人,可她并不觉得有多难过,相比较儿女情长,她更关心的是异度王朝的未来。

如今,朱武出逃,行踪不明,九祸心知不给一些教训他势必不会乖乖留在族里带领大家一步一步慢慢吞噬中原的圣莲王朝。“也罢,让你先好好休息一阵,待君归来,若一切如初,我断不会放你再逃跑第二次!”九祸站在祭礼的高台上,看着继任主君迎娶自己的朱武亲弟,眼神里闪过一道绝然地杀气。

中原地界,昔日乱世景象已经消褪无踪,唯有一些残垣断壁还在诉说着过往战事的壮烈。一名黑衣银发的男子缓步走过已湮没黄土的残破城墙,翠色双眸里透出一丝冰雪气息,仅仅只是停顿了片刻,就转而向天渺峰方向而去。

天渺峰是中原界和西域交汇之处的一道天险,圣莲王朝和异度王朝相约以此峰为界,相安度日。昔年武痴与朱皇在此比武较艺,如今武痴作古,朱皇失踪,天渺峰上再无往昔盛景,只余旧城一座,还有一位守城的银发黑衣男子——武痴传人空谷残声。

是夜,天渺峰下江水滔滔,空谷残声静坐屋内,秉烛冥想。忽闻屋外有人通报,说一叶小舟自西域地界直逼天渺峰而来,恐来者不善。

“西域地界,莫非是异度王朝的人?”空谷残声对于天下大势一直保持中立态度,他认为不论是何人一统,受苦的永远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故而他选择在天下相安后独居天渺峰。心念一动,空谷残声起身披衣出门,走到峰顶悬崖,垂眸一观,果真是一叶扁舟缓缓而来,船上之人红发朱衣,手执一柄折扇轻轻摇着,一派风流。

“看起来不像是异度王朝的人。”空谷残声待来人靠近后细细看了看,书生打扮,眉宇间虽英气逼人,神色却是悠闲自得。异度王朝的族人皆是好战嗜血之辈,神色之间多带杀气和算计,眼前人看起来气宇轩昂,神情倒是温和有礼,颇具风度,大约是云游天下的文人墨客。

“崖边那位兄台,这里可是天渺峰地界?”小舟上的红发书生摇扇笑问,“在下云游至此,若阁下是此间之主,何不领我一观天险风景?”

“我非此地之主,请君自便。”空谷残声下意识觉得对方不是什么等闲之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避开为好。谁知道那人停船上岸之后,不过须臾竟已到达山顶崖边,看来还是个习武的“书生”呐。

“哎呀,这位兄台,在下云游就是为了结交各种江湖朋友,何必拒人千里之外呢。”那人不怒反笑,摇着折扇缓步走近,倒弄得空谷残声有些局促起来。

“也罢,那就随我来吧。”也没有做过多无谓的拒绝,空谷残声领着来客一路往天渺峰山谷里的旧城而去。

“在下朱闻苍日,请问阁下怎样称呼?”到达城门之时,朱闻收起折扇,微微行礼。“空谷残声。”领着人进城,一路前往自己的居所,“此处地势险要,故而仅我一人独居,怠慢了。”推门进屋,空谷残声领着人到在桌边坐下,暖上了一壶酒。

“这酒香气很是特别。”朱闻收起折扇凑近银炉细细闻了闻,“清幽冰冷,倒是和你很相称。”嘴角挑起一抹兴味的笑容,折扇再度轻轻摇开,酒香渐渐萦绕满室。

“这是屋前梨花配和雪水酿的酒。”空谷残声斟酒一杯递过去,朱闻毫不客气地接了品了一口,“真是新奇的好酒,在下从未品过。”

“你说你想去中原结交江湖朋友,可我见你来自西域,不怕遇上敌手殒命吗?”空谷残声放下酒杯,思索片刻还是问了出来。

“我虽来自西域,但也不过是个普通人家的读书子弟。”朱闻笑得轻松,“家大业大,我又不想继承,溜出来正好。”饮尽杯中酒后大大咧咧拿过酒壶又倒了一杯,“若是我不曾溜出来,今夜就遇不到你,也品不到如此佳酿了。”

空谷残声不由得有些佩服来人的思维逻辑,这不想继承家业和遇到自己有什么直接的联系么?“寒舍简陋,恐怕留不了贵客久住,明日一早我送你下山,山下就是圣莲王朝的国境了。”

“哎呀,何必这般拒人于千里之外呢?”朱闻又自己斟了一杯酒,“这个地方左右不过你一人居住,不觉得闷么?明日既然要送我,就和我一同游历中原,我可是外乡人啊,难道你不该尽一下地主之谊么?”折扇轻摇,朱闻眼光扫过堂中各处,总觉得屋舍虽简陋,但隐隐有一股剑气暗藏,不动声色折扇掩唇,挑眉看了看对面正在暖酒的人,“空谷兄可曾听说过隐居傲峰的铸剑名家冷滟?”

不料话音一落,空谷残声的手微微一颤,险些被炉火烫到,罢了他只是淡淡一笑,眼眸里有些防备的意味。“哎呀,别急别急,我不是仇家,只不过是一个喜欢云游四方收集故事的人。”朱闻一看对方杀气暗藏,急忙摆手解释,“我觉得空谷兄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所以对你很感兴趣,廊下品酒总该有些话题吧?”

“嗯。”却没想到空谷残声突然就沉默不语了,朱闻心下是一万个后悔,又立刻稍稍起身挪到空谷残声身边,笑得一脸真诚,“空谷兄,给我机会给我余地嘛,我只不过是想结交朋友。”

“你很缺少朋友么?”空谷残声话音里带着一丝冰冷。“我不是说从小就被灌输要继承家业的思想么,一般来说家族的继承人怎么可能会有朋友。”朱闻折扇半收,捂着胸口,一副心痛哀伤的表情。

空谷残声沉思了片刻,点了点头表示认可,空气中弥漫的冰冷杀气才褪去了一些,朱闻赶紧正襟危坐,悄悄松了一口气。“夜深了,西侧有客房,阁下自便。”空谷残声站起身,灭了暖炉的火,转身往东侧的卧房而去,朱闻伸手拿走了剩下的酒,倚靠着廊柱一边饮酒,一边赏月,嘴角勾起:“真是一个有趣的人,不枉我溜出来玩一遭。”

翌日,空谷残声起身后刚刚走到院子里,就看见昨夜的不速之客正躺在屋前梨树半高的枝桠上,朱红色的衣衫和头发垂下在风中微微飘着,手里的折扇有一下没一下摇着。敢情是过了一夜就把这当自己家了,空谷残声觉得有些无力,走到树下:“朱闻苍日,你怎么起这么早?”

“哎呀空谷兄,昨夜相约今日一同下山云游,如此令人高兴之事,在下如何睡得着?”朱闻笑着坐起身,却并未跃下树,而是坐在枝干上垂眸看着空谷残声,“我此番出门云游,也是想多多结识朋友。”

“你从西域地界而来,又说过自己是外族人,是正式些都还不清楚。”空谷残声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一遇到对方,情不自禁开始话多起来,一不小心就把自己想问又觉得不妥的问题问了出来。

“哦~”朱闻长叹一声,“原来空谷兄觉得我是坏人?”“并没有。”空谷残声急忙回答,话说完才觉得似乎不妥。“那就是觉得我是好人?”朱闻看在眼里,心里简直乐开了花,树下之人如此有趣,实在是超乎自己想象啊。“也没有。”空谷残声察觉到对方话音里的笑意,故意道。“哎呀,既然不好也不坏,那空谷兄你还担忧什么呢?”朱闻摇着折扇装模作样地摇头晃脑起来,“正所谓‘这世上没有绝对的正义,也没有绝对的邪恶’,我是交朋友不是交立场,一切贵在真心实意。”说罢他跳下树,折扇一收目光炯炯地看着对方。

空谷残声的眼神忽然亮了亮,他从未听过这样的言论,自然也没有人这样推心置腹地和他交朋友,武痴传人继承了武痴的武学和心愿,隐居在江湖各处守护武痴想守护的,接触的人少,朋友自然也就无法交到了。“这句话,让我欣赏你了,朱闻苍日。”

“空谷兄,你既然这样说,就不用连名带姓地叫我了,你可以叫我朱闻,也可以叫我苍日嘛。”朱闻一脸兴奋的表情,就差没扑过去抱一下对方了。别看朱闻一副不正经乐天派的样子,其实他的身边也没几个交心的朋友,否则谁会一个人出来云游,再怎么也得带上一两个同伴吧?

“箫中剑。”空谷残声微微一笑,“空谷残声是我的化名。”朱闻一听,心里微微一动,一副了然的神情,随后摇着折扇向人靠近了一步,“那么箫兄,我们出发?”

“好。”箫中剑觉得自己应该是拒绝不了他,但临走时说了一句,“朱闻,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我有些事情要回来处理。”

“没问题没问题!”朱闻笑着跟在箫中剑身后往码头而去,“一个月后我随你回来都可以。”箫中剑轻轻点头算是默许,带着人前往码头登船,径直前往中原。
发表于 2015-7-14 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君子翩翩游人间,共知己携手并肩,此生无憾……真希望朱闻能够永远那样轻松优雅的快乐下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凤歌

本版积分规则

QQ|微社区|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为布凤歌 ( 湘ICP备10206562号

GMT+8, 2020-7-11 11:38 , Processed in 0.08757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